蓝起网-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知识问答的网站!
已解决

在尘封的故事有哪些-j9九游会

来自网友秦淮政法提问 提问时间:2022-05-25 16:44:22阅读次数:

最佳答案 蓝起网53678位专家为你答疑解惑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狐狸也躲不过猎人的眼睛。

多少年来,人民公安尽心竭力保护着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哪怕是多少年的旧案,他们也不曾放弃,用坚定和执著谱写了一曲为人民服务的赞歌。

本篇文章就是广州番禺警方矢志不渝,坚持不懈追踪14年,将凶手绳之以法的故事。

2004年12月,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附近。

这是一个废弃的养蛇场,到处都是茂密的树丛,因为位置偏僻,人迹罕至,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只有一些拾荒者或流浪汉偶尔在此出没。

12月16日,一个拾荒者来到养蛇场,到处搜寻着什么。

突然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映入他的眼帘,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

走近一看,袋子已经烂了,一样东西露了出来,拾荒者用手里的棍子一拨弄,终于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顿时吓得魂不附体:那是人的两条胳膊!

很快,番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民警赶到了案发现场。

警方对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勘查,发现这是一个普通的黑色塑料袋,袋子已经破了,袋子里是两个被截断的人体上肢,一个右下肢,初步判断是成年男性。

毫无疑问,死者一定是被害身亡,否则没必要被分尸,甚至抛尸野外。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恶性杀人抛尸案。

破获此类案件的第一步便是确定死者身份。

可惜的是,除了现场的黑色塑料袋和3块遗骸,警方在现场没有发现别的线索,更没有任何能证明死者身份的信息。

其他的遗骸去了哪里?警方进一步扩大了搜索范围,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经法医鉴定,死者为男性,20多岁,身高在1.65米至1.70米之间,死亡时间在2到3个月前, 因死后尸体被人分割,缺失主要脏器及身体其它部位,不能确定死因。

第二天,番禺公安分局以“无名尸甲被凶杀案”进行立案,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

番禺公安分局黄小栋是此案的主办成员,根据多年刑侦经验,他认为分尸抛尸案件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凶手和死者有着较为熟悉的关系。

一般情况下,盗窃、抢劫引起的杀人案件,凶手很少处理尸体,而关系人作案倾向于处理尸体,分尸抛尸就是为了掩饰死者的真实身份,因为死者身份一旦被确定,警方就有可能追查死者的关系人,进而抓获真凶。

黄小栋的推断得到专案组成员的一致赞同,那么接下来的侦查方向就很明确了,确定死者的真实身份。

遗憾的是,现场勘察和尸检都无法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现场及其周边没有视频监控,走访没有目击证人,其余尸块也没有找到,很难确认死者身份。

有民警提出死者可能是外来务工人员,但当时番禺外来人口众多,流动性特别强,在当时的条件下,也无法认定死者从什么地方来。

专案组查找了当地的失踪人口库,也没有找到符合死者特征的失踪人口报案记录,他们寄希望于其他尸块的发现,但大半年过去了,番禺及其周边地区都没有类似的发现。

死者身份确定不了,案件侦破困难重重,一度无法开展下去。

当时还没有全国联网的dna数据库,警方没办法在更大范围内进行比对。

专案组民警十分沮丧,他们知道在这组dna数据背后是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而在某个地方,这个生命的亲人肯定还在苦苦等待他的消息。

时间一天天过去,死者的身份始终无法确定,番禺警方只得将案件暂时封存,封存的时候,死者姓名还是“无名尸甲”,一个冷冰冰的代号。

生命以这样一种方式被解锁,让所有办案民警都十分难过,但他们没有放弃这个案件,因为只要有dna这份生命密码在,案件就有破获的希望,他们暗自发誓,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给死者及其亲人一个交代。

这是人民公安的职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使命。

2006年,国家公安部对全国dna数据库进行联网,番禺警方得知这个消息,立即把“无名尸甲”的dna数据推送到其他建立dna数据库的省市,一个库一个库的进行比对,这项工作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结果令人遗憾,都没有比中,甚至相似的都没有。

从案件被封存之日起,番禺警方就会不时把“无名尸甲”的dna数据与全国dna数据库进行比对,尽管每一次都没有结果,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努力。

他们相信这份生命的密码一定会有被破解的那一天。

时光荏苒,很快来到了2015年4月。这一天,公安部的一份数据报告突然发到了番禺警方。看到这份报告,番禺警方惊呆了。这是一份dna数据比对报告,报告显示番禺“无名尸甲”的dna通过全国失踪人员dna数据库比对,比中了河南郑州新密市公安局登记的失踪人员阿志(化名),两人dna数据相似度大于99.99%!

这个时候,距离案发已经12个年头。

收到报告后,番禺警方极为兴奋,黄小栋和另一名战友立即赶赴河南新密,找到了阿志的父母老陈夫妇。

当听到儿子已经遇害身亡12年时,阿志的父母瞬间哭成了泪人,他们找儿子找了十多年,没想到等来的是如此残酷的结局。

民警不断安慰着伤心欲绝的两名老人,等情绪稳定下来以后,阿志的父母向警方讲述了阿志的情况。

阿志上学时的证件

阿志,男,1982年生,案发时年仅22岁,老陈家的大儿子。

阿志从小就很听话,很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2000年高考考入了中国地质大学,是当时村里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也是全家人的骄傲。

2004年7月,阿志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上海的一家国企,获得了一份令他人十分羡慕的工作。

可是阿志在这家国企工作得并不开心, 2004年10月,阿志和家人通电话时对父亲说自己想辞职,出去闯一闯,父亲听了很生气,把阿志教训了一顿,让他好好在单位上班,不要跑出去乱跑。

这次通话很不愉快,之后阿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跟家里人通话,老陈以为阿志在跟自己生气,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过了一个多月,阿志仍然没跟家里联系,老陈一家这才有些着急,主动给阿志打电话,可阿志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人也不知去了哪里。

老陈没有把事情往坏里想,他觉得这是阿志在跟自己赌气故意“玩失踪”,所以老陈并没有报警,他希望阿志早晚想开了,就会跟自己联系。

可半年、一年、两年……时间一天天过去,阿志始终没有任何消息,老陈家这才意识到阿志这是失踪了,便在2006年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警。

新密警方将阿志定为失踪人口,录入了失踪人口库,但当时dna技术尚未普及,警方没有采集阿志家人的dna信息,这也使得番禺警方比对dna信息的尝试始终没有收获。

多少年来,老陈家没有换过电话号码,哪怕是人人都用上了手机,老陈家的座机也没有撤换,他觉得儿子早晚会跟自己联系,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打来电话。

随着时间推移,老陈夫妇的小儿子、女儿都考大学、工作、成家,甚至生了小孩,老陈夫妇都当爷爷奶奶了,阿志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老陈夫妇有着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们害怕阿志出了事,害怕等不到儿子回来的那一天。

老陈更是对自己当初责骂阿志的举动后悔万分,自责不已,每当过年时别人阖家团圆,老陈夫妇却在抱头痛哭,老两口一个快乐的春节都没有过,甚至在小儿子结婚的全家福上,都是一副沉重的表情。

小儿子结婚后,老陈把寻找阿志的任务交给了小陈。

2013年,小陈听一个干协警的亲戚说起了通过dna数据比对寻找失踪人口的事,在亲戚的提醒下,老陈夫妇到当地派出所采集了自己的dna数据,在此之前他们根本没听说有dna这种东西。

两年后的2015年4月,阿志的dna数据比中了。

这对番禺警方而言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但对老陈夫妇而言,却不啻一个晴天霹雳,他们苦苦寻找等待12年,等来的却是如此残酷的消息。

逝者已矣 生者如斯,对生者而言,当前最重要的便是早日破案,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确认死者的身份之后,警方更迷惑了。

为什么呢?因为阿志是河南新密人,在武汉上大学,到上海工作,他的成长经历和生活圈就在这三个地方,跟广东没有任何交集,可他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数千里外的广东番禺?

按照警方的经验,越是难以理解的地方,往往就是关键线索的所在。

阿志为什么会去广东?这是警方破解案件的当务之急。

警方判断阿志的尸体在广东番禺被发现,一定是在番禺及其周边被害的,这说明他是去了广东番禺之后才被害,那他为什么会去番禺?

阿志性格内向,生前从来没有去过广东,也没跟任何人提到过要去广东的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如此陌生的地方呢?

警方分析认为阿志刚刚毕业不久,交际圈不会太广,既然家人都不知道他的动向,那么他的同学很可能有所知情。

为了了解这个情况,警方决定从人际关系入手,重点查找阿志生前的同学好友,尽量复原阿志被害前的生活轨迹和社会关系,一步一步把他的行踪捋出来。

经过一番努力,警方查到阿志当初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女同学,叫阿芳(化名)。

警方找到了阿芳,问起阿志十多年前的事情,阿芳经过仔细回忆,还真是想起些东西,她隐隐约约记得一次打电话时,阿志跟自己提起过广州两个字,大概意思就是说阿志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还跟阿芳说另一名女同学在广州发展得很不错。

这个信息太关键了,警方立即追问那个女同学的情况,包括她叫什么名字,在广州哪里上班,等等。

阿芳说这个女同学叫阿慧(化名),但阿慧具体干什么,阿志也没具体说,只是说阿慧好像在广州发展挺好的。

这个时候,警方突然想起阿志与父亲的最后一通电话,父子俩就是因为阿志想辞职外出闯荡才吵得架,而阿志在跟阿芳通电话时,言语之间表现出对阿慧工作的羡慕,他会不会真的为此去了广东发展呢?

警方分析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阿志在广州无亲无故,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在那里接应,他跑去广州发展很容易理解。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寻找广州的阿慧了。

人海茫茫,十多年过去了,还能找到阿慧吗?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艰苦的寻找,警方竟然找到了那个阿慧。

阿慧告诉办案民警,自己一毕业就在广州工作,2004年10月份左右,阿志跟打电话说自己在上海工作不开心,听说阿慧在广州发展不错,就想来广州闯荡,还请阿慧帮自己介绍工作,阿慧答应了。

过了几天,阿志果然来到广州,阿慧到火车站接上阿志,两个人在附近转了转,一起吃了饭,就到阿慧的住处住下了。

后来,阿慧给阿志介绍了工作,阿志就从阿慧那里离开了,另外找了住处。过了半个月后,阿志对阿慧说他对新工作很满意,但公司需要派他到外地长驻,他要离开广州,特意跟阿慧告个别。

阿慧告诉警方她送别阿志时,亲眼看到有两个阿志的朋友送阿志去了火车站,阿慧还特别强调后来自己联系不上阿志,还去阿志的公司和住处找过,但公司和住处都是人去楼空,从此和阿志彻底失去联系。

阿慧的讲述很平静,但警方却产生了疑惑。

按照阿慧的讲述,她和阿志关系匪浅,甚至可能是有亲密关系的男女朋友,既然如此,阿志为什么要离开她,突然没了消息?而且阿慧称阿志的公司和住处都空无一人,这意味着她的话没有任何人能证实。

阿慧的话相当蹊跷,民警不得不怀疑阿志的失踪和阿慧有着某种联系,会不会是阿志和阿慧,甚至是第三者产生了感情上的矛盾,导致阿志被害呢?

民警继续对阿慧进行了深入调查,这一调查才发现阿慧的经历并不简单,她给阿志介绍的工作更不一般。

迫于警方的压力,阿慧最终承认了自己给阿志介绍的工作——传销。

阿慧供述自己毕业后来到广州,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被该组织软禁起来,受到疯狂的洗脑和严密的控制,为了实现自己的“发财梦”,也为了摆脱传销组织的控制,她在2004年10月主动联系阿志,说自己在广州找了一份好工作,希望阿志也来广州和她一起发展。

大家都知道传销就是一级骗一级,上线吸下线的血,靠的就是欺骗亲朋好友拉人头。阿志接到阿慧的电话后信以为真,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陷阱,很快就到了广州,而阿慧在接到阿志后,就按规定把阿志交给了自己的上线。

从那以后,阿慧就没有见过阿志,她听说阿志被带到另外一个窝点进行所谓的“教育培训”,实际上就是洗脑,而不久后阿慧就听自己的上线说阿志因为不适应工作,乘坐火车离开了广州。

阿慧承认自己之前的话是说谎,是担心牵扯到阿志被杀的案件中去,并且保证自己这次说的全部是实话。

其实不用阿慧表白自己,警方就相信了她的话。

为什么呢?

因为大家都知道“传销”是敛财吸血甚至要人命的,尤其是十几年前的传销十分疯狂,传销组织都热衷于人身控制,限制自由,涉嫌诈骗和非法拘禁,有的涉嫌故意伤害,丧心病狂者甚至搞出人命案。

传销最疯狂的时候,全国各地都不乏被传销组织故意伤害甚至杀害的受害人,那么阿志的死会不会就跟这个传销组织有关呢?

找到这个传销组织及其头目,成为破案的当务之急。

难题来了,当时大大小小的传销组织很多,动辄就是几百人,从众多人中寻找一两个人难度很大,而且警方对传销犯罪打击力度很大,传销组织的流动性极强,往往在一个地方呆不长时间就转移了。

更重要的是,传销组织的骨干成员都十分擅长隐藏身份,从来不使用真实身份信息,十几年过去了,这些人去哪了?该到哪里去找?

大海捞针显然是不可行的,警方试图从阿慧这个关键的当事人入手,寻找这个传销组织的线索,特别是团伙的头目和骨干成员。

阿慧表示她也是受害者,后来才明白传销的骗局,在家人的解救下成功逃脱,事情过去了十多年,阿慧跟那些人早就没了联系,而且因为她当时等级低,只能记住几个模糊的名字。

传销组织都是一个模式,最底层的是新到人员和业务员(e级),往上是家长(d级),再往上是主任(c级),主任往上是经理(b级),最高级别是老总(a级)。

根据阿慧的回忆,她的直接上线是一个叫“尚少华”的人,职务是“主任”,他也是负责给阿志讲课的人;还有一个人自称姓吴,职务是“经理”,也是阿慧能接触到的最高级别的领导。

讲到最后,阿慧还隐约记得那个“吴经理”好像提起过他们这个组织的老总是一个叫“王司”的人,但阿慧从来没见过。

茫茫人海,仅凭这几个名字,还可能是虚假的化名,警方该如何着手?

这个时候,黄小栋突然想起听老刑警讲过,十几年前传销活动猖獗时,公安部门专门成立过一个叫“打传办”的机构,现在机构虽然早就撤销了,但档案应该还在,能不能从档案里寻找一些线索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民警从“打传办”留下的满满一屋子档案资料里,翻了好几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叫“胡怀玉”经理的资料记载。

此人自称姓“古月胡”,但他笔录内容却和阿慧提供的那个传销组织情况十分类似。民警做出一个大胆判断,这个姓“胡”的男子,很可能就是阿慧讲的“吴经理”,为了逃避警方打击才自称姓“胡”。

警方立刻用大数据进行查询,核实了这个“吴经理”真名叫吴怀玉,安徽人,2000年前后就读于南京一所大学,案发时的2004年他刚好大学毕业。

民警对吴怀玉的情况进行了梳理,认为吴怀玉刚刚毕业就能当上“经理”,应该跟传销组织头目“王司”关系匪浅,有可能是同学。

就这样,民警又来到了吴怀玉毕业的大学,寻找吴怀玉和他的关系人,从这所大学的毕业花名册里,寻找2004年前后毕业的几届学生,从中查找阿慧提到的每一个相似的名字。

这样的寻找不啻大海捞针,很可能是无用功,但民警没有放弃,瞪大眼睛过滤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

突然,民警大叫一声:找到了!

民警找到的是谁?王司!

当时警方还以为阿慧说得不准确,谁想到阿慧竟然说对了,一个字都不差!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司和吴怀玉竟然是同班同学,同一个宿舍的室友,睡上下铺。

找到头目后,警方又进一步寻找这个传销组织的其他骨干成员。

警方分析认为杀害阿志并分尸的凶手不止一人,如果贸然下手很可能打草惊蛇,其他凶手会闻风而逃,必须摸清他们的全部底细再一网打尽。

经过长达几个月的深入调查和大数据分析,吴怀玉、尚少华、 冯建江、程启文、尹宝来等人相继浮出水面,而阿慧也辨认出了其中几个骨干成员,吴怀玉是经理,尹宝来是负责上课的主任等等。

随着案情的深入,这个名叫“恒天”体系的传销组织的架构逐步完善起来,而这些骨干成员的现状也基本被摸清,他们都已经过上了正常普通的生活,有的是保险业务员,有的当手机销售员,有的干培训机构,并且多数都已成家。

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刻,2018年5月,番禺警方布下天罗地网,在河南、山东、安徽、广东、内蒙古、福建等10个省份同时抓捕,一举抓获了10余名涉案人员,王司、吴怀玉、尚少华、 冯建江、程启文、尹宝来全部落网。

这些人到案后,承认参与了传销,但对杀人一事均矢口否认。

警方十分气愤,但并没有灰心,他们抓住了防守最薄弱的尹宝来,加大了讯问力度,终于击溃了尹宝来的心理防线,如实向警方供述了杀害阿志并分尸抛尸的犯罪事实。

尹宝来被突破后,其他几名凶手也相继认罪,阿志被杀害的过程终于浮出水面。

原来阿志刚进入“恒天”传销组织第二天,就识破了他们的真实面目,性格刚直的阿志要求离开,却被自己的“主任”尹宝来拦下,阿志坚持离开,结果和尹宝来发生了冲突。

尹宝来立即向“经理”吴怀玉报告,吴怀玉给另外的“主任”冯建江、陈启文打电话,让他们去其中一个“家”(传销窝点)里,“学习怎样送走一个不想加入的新朋友。”

两人到了“家里”,发现王司、吴怀玉、尚少华、尹宝来都在场,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围着阿志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阿志说肚子疼,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有人指着阿志说“他是装的”,又上去踢了几脚,随后阿志便倒地没了动静。

有人往前试了试鼻息,发现阿志已经没有了呼吸,人死了。

这个时候,几名凶手都吓坏了,不知如何处理是好。

按照组织逐级汇报的规定,王司立即给一个叫李彬的b级经理打了电话,李彬逐级向上级领导请示。

最终,组织的a级老总刘涛、大b级经理王周全、b级经理李彬来到案发现场与王司、吴怀玉、程启文、冯建江会合,决定“把尸体处理干净”。

就这样,王司等人残忍处理了阿志的遗体,分别抛弃到不同地点,为了掩盖犯罪事实,他们告诉阿慧说阿志不愿意干,让他回去了。

至此,警方基本查清了整个案情,而“老总”刘涛一开始并不在犯罪嫌疑人名单中,警方获悉情况后迅速出击,于2019年4月将刘涛抓捕归案。

案发后,“恒天”从广州番禺转移到佛山顺德等地,到2007年时涉案人员都已脱离了传销,当被抓获时,多数已经成家,他们的家人对其此前参加传销和犯下命案的情况并不知晓。

7名犯罪嫌疑人怀揣着这个罪恶的秘密,躲避了了14年,但他们心里都留下了阴影和愧疚,吴怀玉被捕后曾经说过一句话让办案民警印象深刻:

“我和老婆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这可能是我的报应吧。”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犯罪嫌疑人势必遭到法律的严惩。

但办案民警却高兴不起来。

涉案嫌疑人在案发时都很年轻,其中6人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人就读的甚至是司法学校,他们被同学老乡骗到广州后,非但没有想办法离开,反而被洗脑后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入伙。

当阿志试图反抗传销组织时,这几名同样年轻的大学生没有任何同情之心,做出了骇人听闻的罪行。随着案件破获,他们的罪行终于大白于天下,他们的家庭也随之破碎,而阿志的父母将永远生活在失去儿子的痛苦中。

感谢番禺警方14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将凶手绳之以法,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为人民服务”的承诺,让我们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申明

本文"在尘封的故事有哪些 ":http://www.nblhzx.cn/news/668136.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请给我们来信(j7hr0a@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