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起网-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知识问答的网站!
已解决

农夫与和蛇的故事图片-j9九游会

来自网友罗敷媚提问 提问时间:2022-05-25 15:48:00阅读次数:

最佳答案 蓝起网53678位专家为你答疑解惑

2001年,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上峰山村。

这是一个位于大别山深处的小村庄,位置偏僻,经济落后,但当地民风十分淳朴,老百姓过着安静平淡,与世无争的生活。

村里有一对年轻的陈氏夫妇,住在一处偏远的宅院里,他们的宅院跟其他村民的住处有些距离,但这不妨碍他们的日子平静而幸福。

2001年5月26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打破了山村所有的平静。

这天下午6点多钟,商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已经准备下班了,急促的电话铃突然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慌张的声音:这里是上峰山村,我们村的一对夫妻被杀了。

刑警大队立即出动,很快来到了案发的上峰山村。

抵达现场后,民警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是一处三间的瓦房,跟普通农户宅子没什么两样。

西侧卧室的床上,是一个俯卧的男子,腰部裸露,右臂自然下垂在床头,头上满是鲜血,应该就是这家的男主人了,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

民警们又来到东侧卧室,卧室床上十分凌乱,一名女性横卧在床上,头部流了很多血,染红了床单,即便是见惯了血腥现场的刑警,看过之后也感觉十分残忍。

民警分析,这名女性死者和犯罪嫌疑人应该有个搏斗的过程。

很明显,这对夫妻是被他人杀害的。

那么他们是如何被杀的呢?

民警进一步勘察现场发现,卧室地面上有一块红色的砖块,还有一把农村常见的锄头,砖块和锄头上都沾染了大量血迹。

经法医初步鉴定,陈氏夫妇都是头部遭受重击,导致颅脑损伤死亡,死亡时间是5月25日晚上11点左右,也就是报案前一天晚上,现场发现的砖块和锄头应该就是作案工具。

原来,因为陈氏夫妇住的比较偏,平时少有人来,夫妻俩5月25日晚遇害后,没有及时被发现,直到第二天下午有村民来串门,才发现两人的尸体,赶紧报了警。

结合现场勘察和尸检情况,警方初步判定,凶手应该是临时起意杀人,所以才会就地取材,使用砖块和锄头作案。否则的话,凶手应该会提前准备趁手的凶器,并在作案后将凶器带离现场。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凶手离开时比较匆忙,没来得及清理现场。

既然是临时起意,凶手为什么会杀人呢?

一般而言,临时起意大多是盗窃或抢劫导致的转化型杀人,可民警打量着这户人家的屋子,家具陈设很简单,简单地近乎简陋,里里外外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向村民一打听,陈氏夫妇经济很拮据,警方暂时排除了入室盗窃或抢劫的可能。

那么,会不会是仇杀或情杀呢?一时冲动的激情杀人?

村民们告诉民警陈氏夫妇很老实,处处与人为善,没听说他们跟其他人有什么矛盾,更别提什么感情纠纷了。

既然如此,那凶手临时起意杀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当民警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村民的话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咦?他们的儿子去哪里了?村民奇怪地说。

原来,陈氏夫妇有一个男孩,1岁8个月大,还在咿呀学语,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大人照看,如今孩子的父母都死了,孩子却不见了,他究竟去了哪里?

民警立即想到了一个可能,凶手的目标难道是这个1岁多的男婴?

明确了这一点,警方更着急了,因为接下来不仅要锁定这个案犯,还得想办法尽早把孩子找回来,晚一天孩子就可能被出卖,再去寻找就十分困难了。

可人海茫茫,案发已经超过18个小时,凶手早已逃之夭夭,加上人海茫茫,怎么才能锁定陌生凶手的身份,并且及时将他抓获归案呢?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一名民警又提出一个新的方向。

警方发现凶手的作案工具都是就地取材,门窗也没有暴力破坏的痕迹,推断应该是和平进入现场,那凶手极有可能跟被害人夫妇比较熟悉,属于熟人作案。

一家三口,夫妇被杀,男孩被抢,还是熟人作案,凶手之残忍,可见一斑,民警十分急切,迫切想要抓获凶手,防止他将男孩出卖,或者再犯命案。

围绕着这个方向,警方立即展开了调查,当务之急就是锁定凶手身份。

经过详细全面的调查,警方收获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就在1个月前,陈氏夫妇有一位朋友来家中做客,住了相当一段时间。

村民回忆说对方是一个中年男子,身材不高,30至40岁,北方口音,有时也夹杂着一些湖北方言,姓名不详,好像是个赤脚医生,行走各地给人看病,当地人称之为“江湖游医”。

村民们告诉警方,大家都不知道这位江湖游医的确切来历,可都知道他跟陈氏夫妇的关系特别好,不知道的还以为男子是陈氏夫妇的远房亲戚,而且他来陈氏夫妇家中探访不是一次了,之前也来过几次,每次都是住在陈氏夫妇家中。

奇怪的是,就在陈氏夫妇遇害之后,这名江湖游医也消失了。

综合现场勘察和走访调查的情况,警方大胆推断,这名江湖游医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要想弄清真相,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名游医,并且救回小峰。

可寻找游医这件事,干起来难度还挺大。

首先,没人知道这游医叫什么么名字,来自哪里,去往何处。

其次,当地经济落后,交通不便,又是山区,道路监控的数量极其有限,很难通过视频查找游医的踪迹。

最后,警方只能用一种最原始的办法——走访调查。

警方找来一名资深的刑侦绘画专家,根据村民的描述,绘制出江湖游医的图像,身高在1.6米左右,身材偏瘦小,长脸,最显著的特征是留着络腮胡子。

警方按图索骥,一路走访过去,询问了大量群众,终于在半个多月之后,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2001年6月9号,在湖北麻城福田河镇110国道旁边的一个村子,有一个出租车的师傅说5月26日凌晨6点多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样貌特征跟画像很相似的男子,一个人带着一个小孩,乘坐他的车,到河南省新县的沙窝镇下了车。

这位车主还提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线索,那个孩子也就是一两岁,但被照料的很不好,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孩子被一床薄被裹着,大清早光着脚,连袜子都没穿,当时车主的妻子实在是看不过眼,还好心地把自己儿子的一件衣服送给了那个男孩。

民警立即警觉起来,这一情况太可疑了,如果男子是孩子的父亲,不可能连衣服都不准备好带着孩子出门。

根据这个线索,警方立即到男子下车地点沙窝镇进行了全方位的搜寻和走访,但结果很遗憾,尽管警方有嫌疑人的脸谱画像,以及他的口音、职业等特征,但因为缺乏比较准确的信息,被走访群众都无法提供更有价值的线索。

茫茫人海,仅凭一个画像,寻找一个特征模糊的人是十分困难的。

从2001年到2018年,警方从未停止过寻找江湖游医的努力,整整17年间,警方一共从社会上征集到50多条有价值的重要线索,走访人数超过了5万人!

遗憾的是,就算做了这么多工作,线索还是一条接一条的被排除,那名神秘的游医还是像一滴水一样淹没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究竟怎么办呢?寻找了17年,就这么放弃吗?

当然不可能,捍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是警察义不容辞的使命,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时光荏苒,很快到了2018年。

这一年,已经升任商城县公安局局长的董志刚决定集中兵力攻克一批陈年积案,这桩17年前的江湖游医杀人劫婴案,再度被提上重要日程。

在案情讨论会上,警方来了一把逆向思维。

以前警方侦查这起案件都是从寻找凶手,也就是那名江湖游医入手,但始终一无所获,这一次警方决定换一个方向——案发已经17年,当初那个被劫的1岁多婴儿如果还活着,应该已经成年了,可不可以从寻找他的下落入手?找到他,自然就有机会寻找凶手。

专案组把视线投向了dna技术。

随着刑侦技术的进步,dna数据检测在刑侦案件中应用越来越广,如果将失踪的阿峰的dna数据在全国人口dna数据库中进行比对,说不定会有收获。

那么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获取阿峰亲人的dna数据。

阿峰的亲生父母都死了,他还有一个亲姐姐,比自己大十几岁,案发时候正好外出打工,逃过这一劫,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离家的时候一家平安,回来的时候却只剩她一个人了。

警方找来阿峰的姐姐,她表示愿意全力配合警方,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包括配合警方提供dna数据,只要能抓到凶手,找到弟弟就行。

可问题是姐姐和阿峰虽有血缘关系,却不是直系血亲,按照目前的dna技术,亲姐弟之间是无法检测dna亲缘关系的,也就是说亲兄弟姐妹之间的dna数据近似度较差,无法确定双方直接的亲缘关系,自然也就无法准确找到小峰。

这么一来,警方就剩下最后一条路——提取小峰亲生父母的dna。

可陈氏夫妇早在17年前就入土为安了,如何才能提取他们的dna数据,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开棺验尸,提取生物检材。

可河南当地受传统礼仪影响很深,讲究“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不能随意打扰死者,更何况死者入土已经17年了,陈氏的家人能同意开棺验尸吗?

但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警方决定做通受害人家里的工作。

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陈家人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因为他们太渴望抓获凶手,找回小峰,将凶手绳之以法,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

在陈家人的配合下,警方顺利提取了死者的生物样本,并迅速将提取的dna数据输入到了全国人口dna数据库中进行比对。

奇迹出现了,亿万人当中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份dna数据,他的dna信息跟死者的dna 信息高度吻合,可以判定为陈氏夫妇共同的直系子代血亲,也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就在商城警方不懈追踪小峰下落时,河南开封杞县的一名少年陷入了迷茫。

河南杞县有一个19岁的小伙子叫张赫,自从成年以后,他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而且疑惑越来越大,怎么都解不开。

自打有记忆以来,张赫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他曾不止一次问过家人自己的母亲叫什么名字,人在哪里,家人告诉他爸爸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离婚以后,小张赫就跟着父亲生活。

一开始,张赫没有怀疑,但随着年龄增长,张赫越来越懂事,他觉得家里人的话有点不对劲,就算是父母离婚了,妈妈也可以来探望他呀,为什么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来看过他,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妈妈对自己这么狠心吗?

更重要的是,张赫也问过村里的大爷大妈,叔叔婶婶们,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张赫的母亲,这就更让张赫生疑了:自己的妈妈究竟是谁?到底去哪里了?

还有一点让张赫不可理解,按理来说没有母亲陪伴,父亲对孩子应该是格外关照的,但在张赫的记忆中,父亲很少管自己,甚至在他小时候,村里人偷偷跟张赫说要离他父亲远一点,后来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张赫跟父亲早就分开了,父亲几乎从不回家看他。

张赫成年以后,越来越怀疑自己的身世,他觉得自己很可能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是抱养来的,所以不管父亲还是母亲对自己都不亲,甚至是把自己抛弃了,幸亏奶奶、姑姑和叔叔等亲人对他还不错,一起把他抚养长大。

这个身世之谜一直困扰着张赫,想要知道真相,却没人能解答。

2019年初,困扰张赫的身世之谜终于解开了,而真相令他无比震惊。

2019年初的一天,两名警察突然找到张赫,询问了张赫的家庭情况特别是父母情况,还采集了张赫的血样。

张赫倒是很配合,据实相告,同时也好奇地询问警察发生了什么事。

一天后,警察拿着一份dna数据比对报告,对张赫说:“你是我们这边一个案件被害人的儿子,你的亲生父母早在18年前就遇害了。”

真相揭晓,这两名警察就是来自商城县公安局的刑警,他们口中的“案件”就是2001年上峰村陈氏夫妇被杀1岁男婴失踪的案件,而张赫就是被劫走的小峰!

张赫顿时感到五雷轰顶,自己果然不是现在这个父亲亲生的,而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在18年前就已经被害了!

很快,警方告诉了张赫当年案件的整个过程以及18年来警方的不懈寻找。

张赫听完之后,全身的血液几乎凝固了,大脑也不能思考了,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更令张赫震惊的还在后面,他的身世背后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失踪18年的小峰终于找到了!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消息。

但案件还没有结束,因为犯罪嫌疑人还没抓到。

确定张赫的身份后,警方判断张赫肯定是张家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他们决定顺藤摸瓜,从张赫被贩卖的经历入手,找出当年的那名犯罪嫌疑人。

经过询问,张家人承认张赫不是他们自家的孩子,而是他的父亲张开勤从外地抱回来的,至于张开勤从哪里抱来的这个孩子,谁也说不清楚。

看来知道这一切的只有张赫的父亲张开勤了,问题是他人在哪儿呢?

答案令人震惊,张开勤居然在张赫4岁的时候就因为拐卖妇女罪入狱服刑,至今还没出狱呢,所以张赫从小到大对父亲就没什么深刻印象,父亲进监狱时他还没记事呢!

为了追踪张赫被贩卖的经历,警方来到张开勤服刑的监狱,打算亲自询问一下张开勤。

看到张开勤的那一刹那,商城民警一下子愣住了。

一米六的个头,长脸,络腮胡子,这不就是那个让警方苦苦寻找了18年的江湖游医吗?

2019年8月29号,警方将张开勤押回商城再审。

经讯问,张开勤对自己杀人抢婴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就是2001年杀害上峰村陈氏夫妇的凶手,小峰也是被他劫走的,而他劫走小峰之后没有把小峰拐卖,而是自己收养了。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2001年。

据张开勤回忆,他年轻时长期在外行走,以游医为业。2000年的时候,他偶然结识了商城县上峰村的村民陈某,两个人在路边的一家餐馆里边吃边聊,很快就熟悉起来了,不过这一次张开勤没有到陈家借宿,两个人分开了。

2001年,张开勤再一次跟陈某偶遇,陈某觉得两人挺有缘分,便热情邀请张开勤到自己家里做客,张开勤居无定所,就抱着交朋友的心态答应了。

到了陈家之后,张开勤见到了陈某的儿子小峰,只看了第一眼,陈某就觉得这个1岁多的孩子真可爱,因为他离过婚,有一个女儿,但他喜欢男孩,一直想要个儿子,将来给自己养老送终,只是苦于没有条件,所以见了小峰就特别喜欢。

在陈某家借宿期间,张开勤喜欢抱着小峰逗着玩,小峰似乎也很喜欢这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叔叔,也喜欢和他玩儿,对着张开勤笑,这让张开勤更喜欢小峰了。

时间一长,张开勤动起了邪念,想偷偷抱走小峰给自己当儿子。

可张开勤知道陈某夫妇肯定不会同意,而小峰一天到头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自己根本没机会下手,直接动手硬抢,自己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呀!

就在张开勤悄悄蓄谋的时候,机会出现了。

有一天,陈某在干农活的时候扭了腰,行动不便,就躺在床上请张开勤给自己看病,张开勤心中暗喜,他让陈某趴在床上,给陈某扎了针,陈某一会儿就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陈某,张开勤撕下了伪装的面具,露出了狰狞的面貌。

张开勤顺手拿起挂在墙上的锄头,对着陈某的头部使劲重击几下,陈某毫无防备,顿时血流如注,连一声呼救都没有,就在睡梦中一命呜呼了。

确认陈某死亡后,张开勤立马去了另外一间卧室,想趁陈某的妻子熟睡,把小峰抱走,结果在抱孩子的时候不小心把女主人惊醒了。

小峰的母亲发现了张开勤的意图,立即大声呼喊,并且和张开勤厮打起来,张开勤一不做二不休,顺手拿起地上的一块砖头,狠命地向陈某妻子的头上拍去……

就这样,张开勤在短短的时间里杀害了两条人命,犯下了滔天罪行。

得手之后,张开勤不敢久留,带着小峰匆匆离开,警方当初走访的那个出租车司机搭载的男子和婴儿,就是张开勤和被劫走的小峰。

张开勤一路南下,落荒而逃,一直跑到长沙躲了起来。

躲了几个月以后,张开勤觉得风头过了,警察也没找到自己,就抱着小峰回到了老家。

回到家以后,张开勤谎称孩子是自己在外面生的,孩子的生母不愿意跟自己回老家,就让自己把孩子带回来了,并且给孩子取名张赫,张家人虽然有所怀疑,但也没有多问。

张开勤虽然真心喜欢小峰,甚至不惜为此杀害两条性命,可当他把小峰带回来以后,却又极度的不负责任,甚至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小峰,不愿看到孩子,他把儿子丢给自己的母亲抚养,一个人继续在外面游荡,后来又干起了拐卖妇女的行当,直到入狱服刑,就再也没有见过儿子小峰。

回忆完这一切,张开勤幡然悔悟,说自己对不起这个孩子,对不起他的亲生父母,说自己没有勇气再面对张赫,因为自己是杀害孩子亲生父母的凶手。

可这样迟到的后悔又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一己私欲,恩将仇报,残忍杀害热情对待自己的陈某夫妇,抢夺别人的孩子据为己有,却又始乱终弃,对孩子极不负责,改写了张赫的人生轨迹,他的所作所为注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和人们的唾弃,根本不会被原谅。

而最痛苦的人,莫过于当事人张赫。

震惊,愤怒,痛苦,不敢相信……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张赫心情极度复杂。

原本以为是血脉至亲,实际上却是血海深仇,自己的父亲竟然是杀害亲生父母的凶手,而自己被蒙在鼓里整整17年,给杀人凶手当了17年儿子,这样离奇的情节只有在影视剧或者小说中才会出现,如今却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是何等残酷,令人难以置信。

搞清自己的身世之谜后,小峰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选择。

他在陈家还有亲姐姐,还有其他亲人,而张家的奶奶、姑姑、叔叔也一直对他很好,抚养他长大成人,亲情与恩情,血脉与仇恨,张赫该如何面对,如何选择呢?

在警方安排的心理专家疏导下,张赫决定勇敢面对现实,他改回了自己的本名“陈小峰”,表示对亲生父母的告慰和尊重,并且选择离开张家,回到陈家。

陈小峰没有忘记张家奶奶的养育之恩,但如果继续生活在张家,无疑是“认贼作父”,他做不到,他决定将来自己有了经济条件,再报答张家奶奶的养育之恩。

几天后,陈小峰回到了阔别18年的家,见到了唯一的至亲,姐姐抱着失散18年的弟弟泣不成声……而张开勤因故意杀人罪被检察机关重新提起公诉,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纵观整个案件,令人难以置信,又感慨不已。

从陈某夫妇角度看,这是一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他们的善良和好心招来了一个心怀鬼胎的恶魔,他们的遭遇提醒人们防人之心不可无。

从小峰的角度来讲,他拥有了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奇经历,必将对他的人生产生深远影响,但愿他在未来的日子里抛下心结,开创属于自己的全新人生,因为只有他过得好,才是对逝去父母最好的安慰。

最后,我们应当感激商城警方,正是他们的锲而不舍,不懈追踪,才破解了这桩离奇的案件,将凶手绳之以法,揭开小峰的身世之谜,让他重新回归家庭。我们的人民警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让我们向人民警察表达最崇高的敬意,没有他们的辛苦付出,就没有千家万户的幸福和安全!

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申明

本文"农夫与和蛇的故事图片 ":http://www.nblhzx.cn/news/668077.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请给我们来信(j7hr0a@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