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起网-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知识问答的网站!
已解决

我和的乱伦故事200字-j9九游会

来自网友愚伯的自留地提问 提问时间:2022-05-25 12:32:41阅读次数:

最佳答案 蓝起网53678位专家为你答疑解惑

口述:王岩

文:岁月如歌

我的村庄,位于鲁西南一个偏僻的村庄。

这里的人们遵循着孔孟的儒家道德,墨守着老祖宗留下的人文传统,一代代地繁衍生息。

村中有条小河,横贯南北,将村子一分为二,河东为马姓人家,河西人家全部姓王。

小溪清澈见底,时有鱼儿在水中跳跃。小河之上有一座小桥,将两姓人家联系起来。

那桥虽经过多次修复,但主体还是初建时的模样,上面镌刻有"源远流长"四个大字,彰显着村庄的古老与深邃。

我与王梅1991年高中毕业,双双高考失利,回到了村中,赋闲了一段时间,就与村里的一些年轻人,到镇里的一家啤酒加工厂上班。

劳动是艰辛的,也是快乐的。从枯燥的书桌旁,到喧闹的工厂车间,那种新鲜感,充斥着我们年轻人的心。

劳动之余我与梅,漫步在工厂后面的林荫小道上,沐浴着和熙的春风,将高考落榜后的失意,徬徨一扫而光。对美好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一两年的时间,王梅出落的如出水芙蓉,身子既饱满又婀娜,黑黑的头发额前有一排刘海儿,眼睛又黑又亮,像两颗透明的珍珠,她挺拔的鼻子微微上翘着,嘴巴很小,一笑嘴巴会变成一个弯弯的月牙,甚是招人稀罕。

我与王梅都是村里王姓人家的后代,按照血缘关系而言,早已出了五服,可论辈份王梅管我叫叔。

农村就是这样,一些六七十岁的老者,甚至还得称一个小孩子爷爷。

村里一些旧传统的卫道士,对家族观念看得很重,同姓的男女,在当时是不可能通婚的,就是男孩与女孩走得近一些,亲密一些,也常遭族里人的训诫和咒骂,在他们的眼里,同村通信的人结婚,就是乱伦,就是逆天理。

我与王梅自小就玩耍在一块,一直到高中毕业,几乎形影不离。

原来只是一种玩伴的亲近,和同学的情谊,这几年来,随着发育的成熟,青春的躁动,荷尔蒙使然,我越来越想接近她,一天不见,就烦躁不安,甚至在内心深处,还有想拥抱她,亲吻她的冲动。

我是一个情感专一的人,在厂里,不乏漂亮的女孩,但我对她们没有任何感觉。

女人的心理,往往是细腻和敏感的,王梅感受到了我对她的爱慕和眷恋,我也从她的眼神和行动中,感受到了她对我的别样情怀。

王梅是性格柔弱善良的女孩子,她善解人意,心思缜密,情感丰富又细腻,说话总是慢声细语,做事都是先人后己,从不强人所难。

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厂里,都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这也是我深爱她的理由。试问,男人谁会去喜欢一个颐指气使,粗声大气,尖酸刻薄的女人呢?

七月流火。

我难耐于职工宿舍的酷热,下班后,相约着王梅,来到远离厂区的一个高岗上散步。

太阳在烘烤了大地一整天后,渐渐没落于西边的地平线,它的余辉让大地披上了,一层蝉翼般的金纱,让整个世界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极目远眺,村落里炊烟袅袅,鸡鸣、狗吠声依稀隐约于耳中,使人无不留恋这恬淡,静谧的田园画卷。

那天的王梅一袭夏装,更显成熟女儿身的柔美圆润,露在外面皮肤白皙,细腻,还不时飘过来她芬芳的体香。

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模样,这使我对她更加爱怜,更想靠近她,拥有她。

“梅,我们在一起吧,我们已到了成婚的年龄。”我情不自禁地冒出这番话,自己也觉得突兀,后半句已无底气。

“你认为这可能吗?我们可是同村同姓啊。”她无半点惊慌与错愕,很平淡地说,好像在说一件极平常的事。

这倒令我大为惊讶,看来她对我们俩的事,思谋很久了,顿时让我喜忧参半。喜得是她心里有我,对这事老早就上心了,忧得是,她说的是实情,同姓成婚,在村里还无先例,我们将来面临的阻力将是极大的。

我接着说:“梅,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的一生不能没有你,我一时一刻看不到你都不行,你若嫁给别人,我会活不下去。”

我已眼含热泪,语无伦次。

“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啊,自小到大咱俩走到现在,你给了我多少关爱和帮助,多少温暖和体贴啊,你像我的亲人一样,保护着我,怜惜着我,我的心里有多么感激啊,我多想做你的新娘啊,可是不能啊,那样,我们还不被村里人骂死,唾沫星子淹死!你知道我为这事纠结了多久了啊。”梅动情地说了这么多话,虽语气极为平和,她她却已泪眼婆娑。

我猛地擦干了眼泪,果决地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我们就私奔,离他们远远的,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可我苦命的娘咋办啊,我们不能只顾着自己活着啊。”梅凄然地说。

一提起她的母亲,她心里就充满着无尽的忧伤。

王梅的父亲去世得早,她娘三十四岁就守寡,含辛茹苦将三个女儿抚养大,受得苦,受得罪说也说不完。

现在她的俩个女儿远嫁他乡,王梅的娘还指望这个小女儿,给她招个上门女婿,为她养老送终,这一点她是很早就跟王梅挑明了的。

此时,我已沮丧,绝望到了极点,只是紧攥着王梅的手,怕她现在就离我而去似得。

王梅温顺地伏在我的胸前,声音颤抖地说:“下辈子吧,下辈子我无论如何也要嫁给你。”

我如掉进了万丈冰窟,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我与王梅之间等于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偶尔散散步,幽会过几次。

可是,一些不良的信息还是传回了村里。

王梅的娘,怕我俩在一起,做出些见不得人的事来,就赶紧在本村马姓人家,寻了个上门女婿,草草就成婚。

这个马姓男人,长得倒不难看,只是比王梅大六七岁,因家里比较贫穷,兄弟多,娶妻难才入了赘。

他们的新婚第一夜发生了一件事,为王梅以后倍受摧残埋下了祸根。

缘由是,他们在过夫妻生活时,王梅的身子没见红,那个男人,就以为她不是处女,是破鞋,随即就不顾羞耻地大骂王梅,甚至还动手打了她几个耳光。

守身如玉的王梅,却百口难辩,只会呜呜地哭。王梅的娘听到小两口为这种事吵架,也认为自己的女儿已早就做了不耻之事,无脸制止女婿,也就任由他侮辱,甚至还站在男方的立场上,打骂自己的女儿。

这就更让这个坏男人越加疯狂。

马姓男人还卑劣地到处嚷嚷,弄得村里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使王梅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当我知道王梅结婚的消息后,如入万丈深渊,觉得生活一片黑暗,行尸走肉般地活着,整天无精打采,眉头紧锁,形消骨立,倍受煎熬。

当听到王梅的处境后,更是万箭穿心般地难受,担心柔弱的王梅顶不住这非人的屈辱。

为此,我还专门找了族里的老者,想让他们出面,教训一下那个马姓男人,但他们却认为男人为这种事,打骂老婆天经地义,还意味深长地暗讽,还不是你做的孽?

这个无良的马姓男人,还时常带着村里的下三滥,来家里打牌、赌钱、酗酒。

王梅的娘年老体弱,受不了这些,连气带羞愧,当年就患肝癌故去。

王梅的娘在的时候,那个马姓男人还多少顾忌一下,现在她去世了,这个男人便更肆无忌惮地打骂王梅。

后来,有一次我回家,偶遇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王梅,在路边哭泣。我愤愤地对她说:“好歹也是个高中生,就甘心这样被那个畜牲折磨吗?你赶紧与他离婚另寻生路。”可秉性软弱,总爱患得患失的王梅,却泪流满面地说:“我走了,可我的女儿怎么办啊?”

第二年,他们又添了个女儿,马姓男人重男轻女,这更激起了她对王梅的憎恨。

他酒后大骂:“进了绝户门,这一辈子还是绝户,你这不要脸的丧门星,i你这个破鞋,是不是永远也生不出儿子来?”

当时计划生育抓得特紧,这个畜牲不如的男人,想儿子想疯了,他为了让王梅给他生个儿子,在梅下地干活时,竟丧心病狂的他,竟然残忍地将自己的亲生女儿,用被子活活捂死了。

王梅发现后,发疯似地找到我,让我与她一同去公安部门报案。

这个人渣,最后以故意杀人罪被判了死刑,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时这桩案子,在我们那边的十里八村,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苦难使人惊醒,苦难使人坚强。柔弱的女人,一旦坚强起来,就更铁骨铮铮。

王梅的眼泪已流干,她只剩下坚韧与顽强。她终于懂了人善让人欺,马善让人骑的道理。她终于明白了,幸福生活是自己争取和追求来的。她再也不顾村里人的风言风语,再也不惧世俗的眼光。

王梅深知,我这些年不结婚,就是为了她。

她知道,我对她的爱是真诚的,是发自骨子里的,她更明白,我不会在乎她的过去。

她一反常态地大胆追求起我来,半年之后,我们终于走在了一起,我带着她和孩子去了县城发展,开了一家早餐店谋生。终于离开了那个令我们伤心透顶的地方。

如今,我已年过半百,两个孩子(我和王梅又生了一个儿子),也一个个在生活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自从离开那个村庄后,我只回去过两次,一次是我父亲离世时,一次是我哥哥的儿子结婚时。

我相信时间可以洗涤一切的旧迹。只是,不知道我和王梅的故事,在村里是否还有人提起。

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申明

本文"我和的乱伦故事200字 ":http://www.nblhzx.cn/news/667800.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请给我们来信(j7hr0a@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