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起网-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知识问答的网站!
已解决

冥婚的故事简短-j9九游会

来自网友纳兰云斋提问 提问时间:2022-05-25 11:08:40阅读次数:

最佳答案 蓝起网53678位专家为你答疑解惑

故事首发于纳兰云斋,原创古风故事号,侵权必究。作者:千桃妖

1

往来行人都踮着脚往苏府的院落里面看。

原来是苏家和将军府要结亲了,里面停了顶万工轿。

窗外鞭炮声又响了起来,苏宣将窗户合上,心里有些焦灼。她坐回梳妆台前,小翠把首饰盒打开供她挑选,她摆了摆手。

“扣!扣!扣!”有人敲门。

小翠四下里张望一番,确定没人后才说:“快进去吧!小姐正烦心着呢。你可有法子?”

李良却裹了裹身上的衣裳:“小姐跟了我没好日子过。”

苏宣出来正好听见这话,顿时觉得心头被泼了凉水,用足了劲儿把门拍上。

外面的两人被吓得一颤。

对方不是心里想的人,嫁过去也是个差错。

苏宣瞄着门缝儿,李良叮嘱了小翠几句平日里要注意的事儿,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苏宣听得眼泪直掉。

李良七岁那年就被派过来当她的粗使奴才。

苏宣记得清楚,那年她摔坏了一个珍贵的玉搔头。她担心被母亲指责,急需要一个替罪羊,而整个院落里,就属他最好欺负。所以她就将坏了的玉搔头丢在了他的身上。

木桶被掀翻在地,水也洒得到处都是,两个孩子的鞋都湿了。

坏了的玉搔头泡在水里。苏宣眼神躲闪,心虚的不敢正眼瞧他。

苏夫人听见动静赶了过来,李良赶紧将玉搔头揣进了袖子里小声和她说,不要怕能修好。

正要哭着诬陷他的苏宣张了张嘴,脸蛋上爬满了细细的暖红。

2

苏宣擦了擦眼泪,只觉自己没出息。她将微黄的玉搔头从发鬓里抽出来收进了盒子里。

今日一旦出了这个门,他们的情分就是彻彻底底地断了。从此她继续高墙后院锦衣玉食,而他依然只是在苏府讨生活的下人。

两不相欠,也永不相见。

苏夫人舍不得女儿,几番交代后,轿夫才将轿撵压下来,小翠把轿帘掀起。

李良站在旁边,依然唯唯诺诺。

苏宣有些不甘心:“良子,我玉搔头没戴,你快去给我拿。”

李良默不作声。

苏宣恼了,上前一步正要说什么,却又被苏夫人推了一把:“别丢了你爹的脸面!”

苏宣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李良抬头看她,两个人眼神交错,李良又低下头去退了一步。他这一退,才真真的叫苏宣死了心。

3

苏宣在将军府里每天都要格外注意言语,还要应付公婆。要嫁的人还在边关,她连个能撑腰的人都没有。

这些还不是最难熬的,最难熬的往往是在夜静人息之后。

愁边动寒角,夜久意难平。

她小时候比别家的姑娘贪玩,总不愿意学做女红,为此还挨了绣娘好些奚落。

李良在院落里干活,她就跟在他身后小声地抽泣。李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张绣了桃花的帕子给她看,和她讲了关于桃花的情爱故事。

他说每一个物件都有它自己的故事。绣这花朵的女子心中有念想,所以才能绣得这么好。所以让她也把心中的念想绣出来,女红学起来就没那么费劲了。

苏宣思前想后,在帕子上绣了个水桶。因为她总见李良拎着这个东西。

窗外又落起了雨珠儿。苏宣点了蜡烛在昏暗的烛光下又做起了女红,她绣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只暖黄的玉搔头。

她一针一针的绣,整夜整夜的绣,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她的思念之情。

最后她加了句诗。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4

阴雨连绵不绝,关外忽传噩耗,说是将军战死了。

得知这件事,苏宣却高兴不起来。

去年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靖王请旨赐了冥婚。除去定了亲的那位,还一同活埋了好几个妙龄女子做妾。

苏宣面色发白,催促小翠赶紧去母家那边打听。好在苏夫人传话说过几日就将她接回来。苏宣这才把心收回了肚里。

苏宣盼了好久,总算把苏府的人给盼过来了。但那天来的人却是苏老爷,而且不是来接苏宣的。

那时苏宣正在房中陪着痛失爱子的老夫人。老夫人眼睛哭得通红,卧病在床。

“你是个好的,快些回母家道别去吧。”老夫人不忍心再欺瞒。

苏宣告别老夫人后就出去了。她在外面没看见小翠,找了一圈才发现她。

小翠哭哭啼啼,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小姐,皇上下冥婚了!小姐,小姐我们完了!”

苏宣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好半天,她才放开了小翠:“我那支玉搔头还没拿回来。我得去找良子要回来!”

5

苏宣是借着做新衣裳的借口从将军府里出来的。

她躲在阴暗的巷子里,直到深夜才去了李良家。他家木板门是开着的,苏宣进去的时候,里面就只有他一个人。

小姐不见了,家里的奴才都跟着出去找了。他家人也不例外。

但他却瑟缩着坐在屋门前的门槛上,怀里抱着她的袍子。也不知道等多久了,整个人看上去比苏宣还要憔悴。

李良看见她,就赶紧迎了上来给她披上了袍子,脸上带着笑:“小姐。”

“良子!”苏宣哭出声来。

李良揣了揣手,从袖子里拿出那只暖黄的玉搔头:“珠花给你捎出来了。”

苏宣将玉搔头拿起来狠狠地摔在了门上:“你怎么就不能想想法子?我要死了!我要陪葬了你知不知道?!”

苏宣瘫坐在了地上埋头痛哭,有些撕心裂肺地和他说:“我们逃吧!”

月亮挂在半枯的树丫上,潮湿的晚风带着透骨的冷意。

李良蹲下来,苏宣便抱住了发僵的他。哭声久久不止。

他拍着她的后背:“别怕,你不会陪葬的。”

李良家里人回来的时候发现了苏宣,他爹悄悄领了人过来。李良挡在苏宣身前,说什么都不肯让开。他爹拿着棍子一棍子一棍子下了死手打。

苏宣怕人被活活打死,便哭哭啼啼地离开了。

自从冥婚的旨意下来后,李良就整夜整夜地跪在苏夫人院子里求情,这打都不知道挨了多少。可他却像是不知道疼似的,死活不走。

直到今天小姐不见了他才离开了那里。

苏宣回去后就被软禁在了院子里。

苏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直都在说:“我苦命的儿。”

哪个娘忍心自己的闺女给别人陪葬?所以苏夫人把李良带过来了。一同来的还有李良妹妹小陶。

苏夫人默许了李良带着她出逃,连顶替的人都带来了,就用小陶替。

苏宣辗转反侧,她得去李良那里问清楚。

雕花的门一打开,就见李良守在那里。

苏宣没说话,四下里看了一番,就将李良拉进了房门。

“你可念过我?”

李良面色通红一片:“你何必……随了我去过那贫苦日子……”

“回话!”

“念过。”

推推搡搡间,暖帐一抬一落,两人的衣裳就落了一地。

6

转眼间,就到了将军下葬的日子。

天气稍微好了些,将军陵墓连夜赶工,请了好些个匠人,修得相当阔气。千工床和万工轿也要一并放进去。

唢呐一吹,红白配。

冥婚是见不得的,否则会触霉头,所以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

新娘子盖着红盖头被请上了花轿,花轿跟在棺木后面,白纸钱洒了一地。道士在路上泼着酒,泼洒祭祀的冷饭。

花轿被抬进了陵墓里,千工床上摆着御赐白绫,毒酒,还有一把匕首。

老管家确定花轿里的人还在,便让人都撤出了陵墓封了墓。

等到周围彻底安静了,新娘子才走了出来。盖头掀起,这人不是苏宣,却也不是小陶。

苏宣醒来时正是晌午,她发现小陶正在屋里哭。苏宣大脑嗡嗡地响:“他人呢?”

“他……他冥婚去了。”小陶哽咽得厉害。

“你说什么?”苏宣惊慌地下床去,却因为眩晕而栽倒在了地上。难道那不知死活的骗了她?

“你个扫把星!”小陶不依不饶,一直在那里骂骂咧咧,也不过来扶她,“也不知道这两家人什么眼神,竟然没一个人发现。就当真没人瞧出破绽来把人打一顿赶回来!”

去替婚的人竟然是他?

苏宣挣扎着爬起来就要往门外冲去。

“你去吧!被人发现了可是诛九族的罪!”苏宣顿住。小陶抹了把眼泪,出门后就把门狠狠拍上了。

下葬应该有段时间了吧?苏宣又在梳妆台前坐了好半天,她看着铜镜里妆面不整的女子,久久不能平息心中的悲愤。

她是何等的人,将来所嫁之人若不是心爱之人,嫁了谁都是冥婚!况且她那只暖黄的玉搔头还在他那里,她得要回来才行!

不过是小陶去煮驱散蒙汗药汤羹的功夫,苏宣就不见了,一同不见的还有立在门口的一个锄头。

7

墓穴掘开的时候,苏宣的手指已经磨得血肉模糊。

她在陵墓里找了一圈,才在墓室的角落里看见了他。

李良瑟缩在墙角,他盖着红盖头,摔坏了的玉搔头包在帕子里,被他紧紧地护在怀里。而他的前头还放着一张血书:

将军在上,请宽恕欺辱之罪。

确实够欺辱的。她要是大将军非得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不可!苏宣把血书揉皱了扔在一旁,原路返回后找了材料回来把洞口堵上了。

苏宣累极了,喝了千工床上的酒,磕磕绊绊间,头便扎进了良子怀里。

这样就好了。

相守之人是心里所想的人,她往后的每一天,便都不觉得难熬了。

(完)

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申明

本文"冥婚的故事简短 ":http://www.nblhzx.cn/news/667642.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请给我们来信(j7hr0a@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