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起网-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知识问答的网站!
已解决

不懂钢琴说说(不懂我的人的说说)-j9九游会

来自网友新华网提问 提问时间:2023-08-23 16:59:20阅读次数:

最佳答案 蓝起网53678位专家为你答疑解惑

不识乐谱、不懂乐理,清华保洁阿姨弹钢琴,刷屏朋友圈,下面是新华网给大家的分享,一起来看看。

不懂钢琴说说

近日,一条朋友圈

令无数观者触动

一位清华保洁阿姨

在舞台上认真弹奏

《我的中国心》

55岁,钢琴零基础

不识乐谱,不懂乐理

更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

只在业余时间凭借兴趣

用一架长期不用的“走音”钢琴

自己摸索指法、和弦、重音……

视频加载中...

她叫邢国芹

是清华艺教中心的一名保洁阿姨

没有花式技巧

弹得并不专业

但这份对音乐的热爱

对美好的追求

却值得最热烈的喝彩:

艺术没有门槛

热爱不限年龄

一个令人动容的“神秘节目”

1月11日

清华大学艺教中心

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新年联欢会

其中,一个“神秘”的节目

勾起了大家的好奇

当穿着工作服的邢国芹

坐在琴凳上的一刻

灯光亮起,全场爆发掌声

惊讶、意外、震撼、感动……

一曲《我的中国心》终了

观众席上再次掌声雷动——

没有平凡的岗位

只有闪闪发光的表演

“联欢会前三天突然接到通知说

希望我去表演个节目

我很惊喜,也很忐忑”

提到自己的表演

邢国芹直摆手

“下面观众全都是专业的

弹得不好,让大家见笑了”

虽然表演时很紧张

“手指头都在抖”

但听到大家鼓掌

邢国芹激动且开心

一架走廊里长期不用的“走音”钢琴

今年是邢国芹在清华工作的

第8个年头

在同事眼中

她是位兢兢业业的老员工

清晨七点多开始一天的工作

直到忙碌到日落

晚上经常也有演出

她便工作到深夜

清洁观众席、舞台

打扫卫生间、公共区域

这些年,清华的演出很多

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

但她热爱这份工作

并尽全力做到最好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

邢国芹一直坚守岗位

有两年多没有回老家

下班后的点滴时间并不多

但是她却由此开始

真正接触和练习钢琴

回想第一天走进新清华学堂

第一次见到“钢琴”这个乐器

邢国芹依然难掩激动

“当时我就问:

哇!这就是钢琴吗?

竟然有这样的动静!

可真是太好听了……”

邢国芹上一次接触乐器

还是她初中的音乐课上

那时整个镇上只有一架脚踏风琴

“每周搬来上一节音乐课

有时会让我们按两下听听声响

那就是最幸福的时刻”

虽然往后的时光里

邢国芹没能再和乐器有更多交集

但喜欢音乐,爱听歌唱歌

却是她一直保有的爱好

“第一次看到钢琴

就觉得‘特别亲’

如果有机会能弹弹

那必然比美梦还美”

常年在艺教中心工作

邢国芹耳濡目染

音乐每天都萦绕耳边

偶尔经过教室门口

能看到听到师生们上课或排练

心里默默燃起一个梦想

邢国芹从不会动参演的乐器

而走廊角落里一架因长期未用

没有特地请人来调音的“走音”钢琴

却成了邢国芹的“宝贝”

一天的工作结束

邢国芹就会来到这片“小天地”

给自己的身心放个假

尽情徜徉在音乐的世界里

一腔热爱的“无师自通”

“全凭感觉”

每一个音符都是邢国芹

凭着自己哼唱的调“试”出来的

“歌曲里这句感情充沛

于是我就加点重音

歌停顿了,我也停顿

前奏间奏也是凭感觉加的”

一开始,邢国芹看到

别人弹琴左右手并用

请教后才知道

可以一手旋律,一手和弦

“咬咬牙自己加上了左手

实在不懂,自己听着舒服就行”

虽然从没学过乐理知识

但出乎意料的是

邢国芹在交流时

可以迅速说出自己弹的是升f大调

指法也“有模有样”

邢国芹弹的都是

她平时喜欢听的歌曲

这次选择《我的中国心》上台表演

也满含她对祖国的热爱

“疫情让我更深刻感受到了

国家和人民的力量

我想用这首歌

表达自己的感激和自豪”

“弹得肯定不准,但我很开心”

弹钢琴于邢国芹而言

是自由的,是随心的

错了就再来

今天弹得不好,明天继续练

没有压力,只有轻松愉快

邢国芹也想对和自己同龄的人说

自身爱好和年龄没什么关系

做喜欢的事,永远都不晚

对于年轻人,邢国芹想分享的是

趁着年轻,想学什么就去学

一定不要留下遗憾

一个亲切而温暖的“园子”

“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每次从外面回来

看到咱们新清华学堂的红楼

都有一种到家了的感觉!”

邢国芹说

出门在外打工

能够被用心关照和重视

是无比幸福的事

在艺教中心这些年

她感受到了许许多多的关怀和照顾

也正是清华的氛围和平台

让她有机会接触音乐和钢琴

让深埋的兴趣生根发芽

多年来,清华大学一直致力

营造包容、多元、向上的文化氛围

使每一位清华人都能在清华园里

构筑起多彩、丰盈、积极的精神世界

追求更有高度、更有境界

更有品位的人生

邢国芹说

在清华工作,能时刻感受到

学校鼓励大家丰富业余文化生活

培养爱好特长

良好的艺术和求知环境

体现在方方面面

每一年部门联欢

物业团队都会和艺教的老师们

一起表演节目

老师们不仅帮助协调服装等外部因素

还会进行专业的帮助指导

漫步在清华园里

大礼堂里、荷塘边、牡丹园

歌声阵阵,琴声悠扬

随处可见都是美景与艺术融合的氛围

物业的同事们

还有不少人被清华的学习氛围影响打动

决定继续深造,由此改变人生

今年寒假

邢国芹还会坚守在清华园

她学习弹奏了一首《妈妈的吻》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

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

……”

琴声响起,眼睛有点模糊

她说,这是送给远方女儿的一份挂念

钢琴旁,还有一棵许愿树

五颜六色的小卡片贴在银色树枝上

这是演出当晚,大家写下的新年祝福

邢国芹笑着指着其中一张卡片说

“我的愿望很简单”

疫情早日过去

大家平安工作

我们也衷心希望

这个心愿,早日实现!

祝邢阿姨身体健康

在清华快乐地工作生活

自在弹奏,享受音乐!

我们坚信

热爱成就一切

梦想没有期限

………………………………………………………………

统筹 | 赵姝婧

文 | 李沫潼 赵姝婧

视频 & 摄影 | 伊丽

来源:清华大学公众号

不懂我的人的说说


叛逆期的闺女真是愁人啊!

任娜娜跟建伟出去吃个饭,晨晨就生气闹的不可开交。

她大声质问任娜娜,“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任娜娜莫名其妙,这两个人的关系才缓和,又要闹。

任娜娜妈妈也看着她,“啥呀?你妈跟谁谈恋爱呀?”

晨晨伸出右手食指说:“你问她!”

任娜娜真是忍不了,惯着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是谁呀我?一个妈都不会喊了?”

晨晨说:“妈?等你嫁了人,还不知道是谁的妈呢!你不是说你这辈子都不嫁人吗?”

任娜娜说:“我跟你说了我要嫁人吗?我不能有交朋友的自由吗?我看你是没事儿找事儿!”

陈晨说:“是,觉得我碍眼了是不是?我跟姥姥走,你去追求你的幸福吧!”

任娜娜说:“走,你现在就走!你别忘了,你姥姥是我妈妈,先有我才有你,要走你自己走。”

晨晨呼啦站起来,“走就走,有啥了不起的,我就知道,你嫁了人就是后妈了,撵我走,你别后悔!”

任娜娜妈妈一把没拉住她,跟着站了起来,晨晨迈开大长腿,没有丝毫犹豫,穿着拖鞋,夺门而出。

任娜娜妈妈从沙发前面转过来,经过她身边说:“你愣着干啥呀?还不把她找回来?”

任娜娜说:“别管她,能跑到哪里去,穿着拖鞋,最多跑到她干妈那里,你别管了,早点休息吧。”

她妈说:“你们俩咋都是这脾气啊?话都不能好好说嘛?”

任娜娜说:“好好说啥?啥都不听,就晚上跟朋友吃了个饭,你看看她啥态度,不回来算了!”

她妈拉开门,外面哪里还有晨晨的身影。

能不操心吗?话说的有多硬,心就有多痛!

任娜娜给姚思蕊打电话,“你在家没有?”

姚思蕊说:“在家啊!有事儿,吃饭没有?火锅来不来?”

任娜娜说:“晨晨跑出去了,她要是去你那儿了,你给我发个信息说一声!”

姚思蕊说:“啥时候啊?你们俩又闹别扭了,哎吆,你们俩真是我见过的最难受的母女了,咋回事儿又?”

任娜娜叹了口气说:“哎!一言难尽啊!一两句说不清楚!”

姚思蕊说:“好,我知道了,不过你还是找找吧,这大点儿的女孩子,天都黑了,万一出点儿事儿,你后悔都来不及!”

挂断电话,任娜娜赶紧出了门,“妈,你在家里等着啊!她要是回来了,你给我说一声,我出去找找她。”

任娜娜去地库开车,发现原本停在车位旁边的自行车不见了。

出了车库,任娜娜反而一点儿目标都没有了,车库门口是南北向的大路,出了巷子口,两头都是丁字路口。

她不知道晨晨会去哪里!

她甚至都想不到她有可能去哪儿,骑了车,肯定不会去姚思蕊那里。

在她爸那里伤了自尊,也不会去找他,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她也不会去找同学。

任娜娜左右为难,车子溜着路边往前走,路灯之下,都是散步,遛狗的人,哪里有晨晨的影子!

眼看着时间走过去,任娜娜越来越烦躁,为什么每次都要弄成这样?明明这不是她本意,但是,的确造成了伤害和烦恼。

她和建伟也不是见不得人,她们俩也没有干啥坏事儿,可就是谁都不能见。

当初白秋莲骂她不知检点,现在闺女又害怕她嫁了人。

她一把年纪了,单身这么多年,也不是她的错。

没离婚前,她就已经守寡了两年多,离婚这么久了,她也是女人,她也会想男人,怎么就天理不容了!

她凭啥总为别人活?她要为自己活,找到晨晨,就告诉她,她要去相亲,要去找男人,有合适的就结婚,谁也不为,就为自己。

不行吗?又不犯法!

这些念头全在脑海里过一遍,她把车子停在路边,无力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自己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害怕妈妈嫁人嘛!

她虽然没有晨晨过激的跟她妈闹过,但她也总是怕,怕她妈再嫁了把她留下来,怕有一天一个陌生男人住进家里无法相处,怕她妈妈爱上别人就不爱她了……

太多担心了,她妈妈一直陪在她身边,一直到她结婚后,渐渐理解这种情感,她才正式跟她妈说她可以再婚。

但她妈妈青春不在,步入暮年,怎么可能再去找一个男人过日月呢?

她应该理解,她应该抱抱她,告诉她她不会再嫁人!

不不不,不能这样,她应该告诉她,即便是自己再嫁了,也不会少爱她一分。

可是,一开口就变了味儿,她心软人不软,她不会撒娇,也不会教孩子,她不会抱着她煽情的哄她,她是一个失败的妈妈!

手机信息的叮咚声惊醒了她,打开看了一眼,是江长宇给她发的信息,“我接到陈晨了,你别着急,待会儿我把人送回去!”

任娜娜说:“你们在哪儿呢?”

江长宇说:“她在花店呀,文霞刚关了门走,她借隔壁的电话给我打的,我猜她这样你就是不知道,没事儿,我看看情况,就把她带回去了,你们俩是不是闹别扭了?”

任娜娜说:“脾气太大了!”

江长宇说:“到这个年纪了,叛逆期,都一样,谁都从那儿过来过,别上火啊!”

放下电话,任娜娜还是开车过去了花店。

车子停在马路对面,看着店里窗口坐着的两个人,任娜娜紧握方向盘,心里不是滋味儿极了。

俩人一直在说话,晨晨开始还在哭,后来有个小蛋糕送到了店里,晨晨吃着蛋糕,看着窗外,也不知道看见她没有。

大概是看不到的,离的有点远。

任娜娜给江长宇发信息,“我在马路对面。”

江长宇没回,他合上手机说:“晨晨,你不是快开学了吗?明天还上不上班了?”

晨晨说:“上啊,怎么不上,不上班没有钱呀,我要攒钱的,以后的零花钱我都自己攒着,等我有钱了,我就带着我姥姥一起生活。”

江长宇说:“那你妈妈怎么办?”

晨晨说:“我不管她怎么办,她都不咋管我!”

江长宇说:“你妈妈呀,太忙了,又累,她天天上课都是在运动呀,你这十来天实习,你觉得怎么样?女人干点事儿太不容易了,再说了,你不是你姥姥带吗?要不是你妈妈在外面挣钱,你能住那么大的房子,能穿这么好的衣服吗?现在的小孩子呀,太不懂感恩了,我妈这样说我的。”

晨晨说:“你都这么大了,你妈还管你呀?”

江长宇说:“我就是再大,七老八十了,那我妈要是还活着,我就还是孩子呀?!她就得管我,真是哪一天没人管了,那才是悲催呢!”

晨晨说:“为啥呀?”

江长宇说:“没人管了,就证明妈妈没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爱你的,一辈子爱着你的,只有妈妈,那歌里不是唱嘛,没妈的孩子像棵草,我原来跟你这么大的年纪,也是嫌弃我妈妈,嫌她唠叨,不想听她说话,埋怨她没有给我富足的生活,现在,我几天不打电话,听她唠叨一下,心里就不得劲儿。”

晨晨说:“哼!我才不会!”

江长宇看着她说:“蛋糕你只可以吃三分之一,剩下的你可以带走,你妈妈说你不可以吃太多甜食,对你的呼吸道和肺部不好!”

晨晨说:“她又不在,管的真宽!”

江长宇说:“你又错了,这不叫管的宽,这叫无处不在的母爱,赶紧吃,吃完了我送你回家!”

晨晨说:“我才不回去,江叔叔你可以收留我一夜吗?”

江长宇说:“当然不可以了,女孩子怎么能在外留宿?我问你,你跟你妈怎么了?她又不在,你跟我聊聊。”

晨晨不吭声,江长宇说:“咱俩也算朋友了吧?就聊一聊嘛!”

晨晨说:“我妈妈可能谈恋爱了,今天下午来接她吃饭的那个人,我奶奶说他以前就喜欢我妈妈,我不想让我妈妈恋爱结婚!她已经有我了!”

江长宇说:“就这你还说你妈管的宽,恋爱结婚是你妈妈的权利,你作为新时代的美少女,思想可不怎么美!你妈妈是单身,她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晨晨说:“但她咋能喜欢上我爸爸的朋友?我奶奶说这是不道德的!”

江长宇说:“你妈妈跟你爸爸分开了,你也不要偏听偏信你奶奶的话对吧,再说了,你妈妈那么漂亮,我都喜欢她,还不兴别人喜欢呀!你们虽然是母女,但是分开的两个人,是个体,你没权力管她啊!你气什么呢?”

晨晨说:“我宁愿她跟你谈恋爱,也不要她嫁给我爸爸的朋友!”

江长宇笑着说:“我谢谢你信任我!”

聊了半天,江长宇看着马路对面的车子,他说:“你都初二了,开学都初三了,你应该能理解你妈妈的不容易了,你看着花店是我在经营,你看着她每天十点才出门,你看不见很多隐形的工作,跟供货商的谈判,店铺里各种琐碎的工作,订货,出货,活动,结款,工资,招人,顶班,你看不到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做,你包容一下自己的妈妈是吧,这三更半夜的,你妈妈忙一天,还要开车出来找你,难不难?”

晨晨点点头,江长宇说:“你妈妈总是夸你聪明,说你懂事儿,你这样,感觉有点儿不美了啊!”

晨晨说:“是她撵我走的,她会来找我?我才不信?,我今晚不回去了,我住花店,明天省得赶早上班!”

江长宇用手一指外面说:“呐,是不是妈妈的车?早就来了,别任性了,不要伤害你妈妈了,她多不容易呀!”

晨晨吃了蛋糕,江长宇把剩下的打包,“走吧,跟妈妈回去,跟她说对不起,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再过几年,你会为你现在的行为羞愧的,你信不信?别生气了,你妈妈那么爱你!”

江长宇给任娜娜发信息,“你过来吧!”

任娜娜把车子停在花店的台阶下,晨晨手里拎着剩下的蛋糕站在台阶上。

江长宇关门出来说:“走啊,站这儿干啥?”

任娜娜下车说:“小江,谢谢你,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有工作。”

晨晨坐上车,她又下来说:“江叔叔,我的自行车!”

江长宇说:“我给你放店里去,放心吧,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啊!”

晨晨撅了撅嘴,江长宇对任娜娜说:“回去开车慢点儿,好好跟她说说,她不是不懂,是你耐心不够!”

任娜娜说:“嗯,好,你也赶紧回去吧!她明天就不来了,大后天开学了!”

江长宇拉开驾驶室的门说:“知道了,没事儿,赶紧走吧!”

晨晨怀里抱着蛋糕,任娜娜又要忍不住唠叨,她想告诉她,不要让江长宇总给她买吃的。

话到嘴边,想起刚才江长宇说她耐心不够,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等红灯的时候,任娜娜看了她一眼说:“蛋糕好吃吗?”

晨晨把脸扭到车窗外,停了一下又扭回来说:“好吃,你吃吗?”

任娜娜说:“回去了吃一块儿吧!”

晨晨双手抱着蛋糕盒说:“对不起!”

绿灯了,任娜娜一脚油门开了出去,“为啥说对不起?”

晨晨别扭的说:“江叔叔让我说的!”

任娜娜叹了一口气说:“你咋那么听江叔叔的话,妈妈的话你都不听呢?”

晨晨说:“因为江叔叔尊重我,从来不指责我,你总是不听我说完就开始发脾气!”

任娜娜说:“那你还不是一样?”

晨晨说:“可我是小孩儿啊?”

任娜娜说:“小孩儿就该有特权吗?我就是小时候这样,你姥姥不说我,我到现在还是这样。”

晨晨说:“看看,你又怪我姥姥头上了!跟你说不通,你也不懂!”

说好的耐心,说好的心平气和,说好的吃蛋糕,啥也没有,回家各自进房睡觉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结婚的多,花店一大早五辆头车等着装扮,任娜娜也起了个大早,天不亮就出门了。

忙过早上的工作,任娜娜说:“辛苦了,我请客吃早餐,你们都吃什么?”

江长宇说:“我去买吧!”

任娜娜说:“我们俩一起吧!给文霞带回来!”

俩人往外走,江长宇说:“晨晨怎么样,没事儿了吧!”

任娜娜说:“脾气不是一般的大,谁的话都听,就我的话听不来,三两句就要吵起来,我这个妈妈太不合格了,我是真不知道咋教育她。”

江长宇说:“你看看,你会当老板,不一定会当妈妈,首先你的思想就有问题,你不能光想着教育她,她这个年纪,正是叛逆的时候,你把她当你的朋友,耐心听她说,认真的提问题,有效沟通才是重要的,有问题不过夜呀!及时沟通,别跟她拧,你比她更拧。”

任娜娜说:“我也不想跟她拧,忍不住!”

江长宇说:“做父母也是要学习的,不学习,跟不上孩子的成长,是要出问题的。”

任娜娜咬了一口包子说:“你一个没结过婚的年轻人,怎么懂咋教育孩子呀!”

江长宇说:“这不难懂,我也是个孩子呀!”

任娜娜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居然觉得有点儿可爱!

沉闷的生活里需要这样子的人调节气氛,最起码不会觉得人心都是可怕的。

新店要开始装修了,建伟就没有跟任娜娜碰头,找了设计人员和她对接。

他的办事速度永远都很快,这点儿任娜娜装修花店的时候,已经领教过了!

吃完早饭,她跟设计师约了在花店碰头,任娜娜开车带她去看场地。

设计师测量了场地说:“差不多需要两天出设计图,到时候再敲细节,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明早之前可以发给我!”

设计师走后,任娜娜给建伟打电话,他挂断了。

任娜娜想他一定是在忙,是午餐时间了,她一个人坐在面店里,点了一碗面,想着瑜伽店搬家的事儿。

建伟一直没有打过来,任娜娜吃完饭回了家,她想休息一会儿,下午去上课。

晨晨中午没回来,任娜娜问她妈:“啥时候走的?”

她妈说:“上午起来说去找同学,就出去了!”

任娜娜也没在意,下午去上课,下课的时候,看见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号码?

任娜娜想不起来这是谁的号,换衣服的时候,她给打了过去,却没人接。

等她换好衣服,准备回家的时候,那个电话又打了过来,任娜娜接起来“喂!那位?”

那边一个女人口气不善的说:“你打过来的,你问哪位,我还没问你,你是谁呀?打他电话干啥?”

不大熟悉的方言夹杂着普通话,任娜娜一愣一愣的,“不好意思,我打错了!”

那女人说:“你啥打错了,错不了!你是不是陈庆磊他前老婆?”

任娜娜说:“对,我是他前妻!”

那女人说:“你找他干啥?”

任娜娜说:“是他下午打了我的电话,我才回过去的,不是我找他!”

那女人说:“你们都离婚了,没事别联系了,各自一家人,谁管谁呀!”

挂了电话,任娜娜把手机扔在办公桌上,一脸的无语,这都是啥跟啥呀!

回到家,晨晨已经在家里了,晚饭的时候,任娜娜问她,“你今天是不是去看你奶奶了?”

晨晨把一口芹菜嚼的咔咔响“嗯!”

任娜娜耐心的问:“你奶奶怎么样?”

晨晨说:“还行,比以前好,爷爷今天也去了,奶奶包了饺子!”

任娜娜讪笑了一下说:“你奶奶以前是连个鸡蛋都不会煎的,现在饺子都会包了。”

晨晨说:“我爷爷教她的!”

任娜娜说:“挺好,挺好的!”

过了一会儿,任娜娜问她,“你见你爸爸了吗?”

晨晨说:“见了,还有他的新老婆和新闺女!”

任娜娜无意的说:“你爸爸今天给我打电话了,也不知道啥事儿?我没接到,在上课!”

晨晨没吭声,任娜娜也没再说下去。

晚上都快要睡了,陈庆磊又给她打电话,“你睡了吗?”

任娜娜说:“你白天找我干啥,你老婆接电话了,希望别影响你们俩的感情!”

陈庆磊笑着说:“你还是这么善解人意啊!真贤惠!就是建伟那小子没那福气,我不要你了,他也娶不上你,这都是命!”

任娜娜气恼的说:“陈庆磊,你到底想干啥?有事儿快说,有屁快放!”

陈庆磊说:“啧啧,看看,我原来就觉得你这人虚伪,真是一秒变脸啊!我能干啥,我就是听说你还跟建伟谈恋爱呢?你别做梦了,他不会离婚娶你的,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任娜娜说:“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愿意,谁也管不了,他不娶我,我也照样可以是他的女人,跟你有啥关系呀?你算老几?”

陈庆磊说:“真是几年不见,你能耐多了啊,你真要是跟了他,我该高看你一眼,你当三儿我不管,别祸害我闺女就行!”

任娜娜说:“你还知道你有个闺女啊?我还以为你家里的那个是亲生的呢!不劳你费心,赶紧跑活儿去吧,别让母夜叉扒了你的皮!”

挂断电话,任娜娜豪气冲天,她把电话打给了建伟,她想问问他,能不能娶她。

拉扯了这么多年,觉得道德脸面更重要。

现在让陈庆磊三言两语撕破了窗户纸,她要问问建伟,我嫁,你娶吗?

但是,电话给挂断了,她从来就没有像今天晚上这么冲动,她就是想要现在,立刻,马上就要个结果。

但是,电话没人接,一直响着想没有人接听!

任娜娜把手机关机,扔到床头柜上,蒙上头,这一刻,她只恨不得身边有个男人,可以抱住她,拍拍她,安慰安慰她。

多少个漫长的夜都是这么熬过去的,熬啊熬,熬啊熬!

一整夜,任娜娜躺一会儿,起来走走,躺一会儿,莲花座冥想一会儿。

终究是道行不够,她的心根本就静不下来!

瑜伽馆房东开始说给她时间,让她找地方,现在又改口说让她尽快搬走,“我给你违约金,合同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赶紧走!”

会员和员工尚且好说,大不了放假一段时间,就说瑜伽馆升级改造。

然而,店里的设备没地方放。

那天她打完建伟的电话之后,他没有回过来,新馆的施工队都到了,他没了消息。

任娜娜没有别的办法,租一个仓库又不划算,她对姚思蕊说:“你帮我问问,刘洋有没有富裕的仓库,我用一个月。”

姚思蕊说:“这点事儿他哪里会知道啊?我问下司机,就你那点儿东西,小意思了,不行你就搬家里来啊,负一就一个钢琴房,别的地方都空着呢!”

任娜娜说:“会不会太麻烦?”

姚思蕊说:“不会,你到时候直接从车库进来,把东西卸到负一,一间房应该够放了,我让阿姨给你腾一间。”

任娜娜感激的说:“有你真好!”

姚思蕊说:“小娜,我说真的,这么多年了,你真的不再找个人吗?看你这么辛苦,我真的很心疼,你找个靠谱的男人,给你拿拿主意,你累的时候靠一靠。”

任娜娜说:“靠谱的男人都是别人的,我能靠住的男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吧!”

姚思蕊说:“我给刘洋说,让他用心的跟你介绍一个,不是没有靠谱的,有的,那种离婚的,或者是丧偶的,事业有成的。”

任娜娜笑了,“那种男人能靠谱吗?算了,缘分没到吧,到了就有了。”

姚思蕊说:“我就说你,多大年纪了,还缘分呢?幼稚死你吧!”

瑜伽店关闭了,大部分会员还是可以谅解的,但有不少嚷嚷着退钱的。

任娜娜在群里说:“需要退钱的我弄个接龙,到时候我统计一下,回头一起退吧!”

她问江长宇,“瑜伽店里有一部分会员要求退钱呢,到时候,统一退给她们,你说这个应该咋退?”

江长宇说:“你先别慌,让她们等一等,刚闭店,又不是跑路了,你太干脆,她们可不好打发。”

任娜娜说:“我这几天心不静,那就先放一放吧,我把你拉到群里,群给你,你去招呼一下吧!”

江长宇说:“行,我跟她们说,要不行你就在家休息几天。”

任娜娜说:“算了,我看店里也挺忙的,九月结婚的多,这俩月好好做一做,正好我有空!”

她不能闲下来,闲下来她发慌!

晚上任娜娜对她妈说:“瑜伽店关门了,我最近都会在花店,等到一家店开业,稳定之后,下半年,把那边的房子装出来,两套都租出去。”

她妈说:“咱邻居,以前住楼上的张姨说,现在那边的房子还怪能卖上价,你要是手头紧,我的意思,要不卖一套,留一套,你说急用钱的时候留着房子干啥?有住的就行了,给晨晨留一套都中了!”

任娜娜说:“现在还够,干这么多年了,这点钱都没有,那还中?你别操心了,我的事儿,我自己看着办!”

晨晨说:“那你以后又在花店上班了啊?”

任娜娜说:“嗯,估计要一个月吧!等你过完了生日,瑜伽店差不多就装修好了,到时候忙那边,这边就还是江叔叔管了。”

晨晨说:“江叔叔天天可忙了,你要去,他还能轻松点儿。”

任娜娜说:“我付了工资了啊,江叔叔忙,他的工资也不低,付出跟收获是成正比的,就好比你好好学习,成绩就会好,不好好学,成绩肯定不会好!”

晨晨说:“哼!不跟你说了,你是啥事儿都能拐到我身上!”

任娜娜瑜伽馆关张一星期,原来的店面火速开了一家新的,隐心瑜伽馆!

姚思蕊最先知道的消息,因为她在美容院里听那些贵妇说起来,她觉得奇怪,就多嘴问了一句。

这一问不要紧,原来是任娜娜之前的那一家,“小娜,走,跟我去看看,到底是哪个那么不要脸!”

任娜娜说:“生意千人做,各有各的道儿,你说我搬走了,就不让人家干了?可能是房东自己做的吧!”

姚思蕊说:“这也太不地道了!哪有这样的!”

那家店面任娜娜不知道咋回事儿,姚思蕊是知道的,那时候是建伟说是他的,低价给的。

现在算咋回事儿?如果真的是房东自己做也不大可能,“你最近跟你那朋友,建伟,联系没有?”

任娜娜说:“我前几天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怎么了?”

姚思蕊说:“没事儿,我就问问,你那新馆啥时候开业呀!别到时候,让人家把你的会员给撬走完了!”

任娜娜说:“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的。”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任娜娜的预期,瑜伽店里的员工都辞职去了隐心瑜伽馆。

三岁跟她辞职说:“姐,我也是没办法,那边给的工资高,而且你说我一个女孩子,还有房贷,我得工作呀!不工作就没有收入。”

任娜娜说:“好,我知道的,欠的工资你自己算一下,我结给你,是不是最近辞职的人都去那边了!”

三岁说:“别的我不知道,梅教练和艾米是过去了!”

任娜娜说:“那边的老板是谁你知道吗?”

三岁说:“这个不清楚,和我们对接的人说是人事经理,她们的管理很完善,各司其职,基本上每个部门都有人,我就只是前台了,过去不做账了!”

任娜娜说:“好,那我知道了。”

这些事儿,任娜娜真的是没有一点儿头绪,群里接龙要退费的,已经有三分之一了!

她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这种情况,就相当于一个店没了!

江长宇说:“这就很明显是有人针对你呢!哪有那么精准,既然都是开瑜伽馆,怎么会有人宁愿付违约金都要把你撵走呢!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任娜娜说:“没有,我这性子,怎么可能得罪人?再说了,要是得罪了什么人,我自己能不知道吗?”

事情就是这么诡异,隐心开业三天,任娜娜的大批会员流失,伴随的是铺天盖地隐心瑜伽馆的开业酬宾广告。

任娜娜午饭后走回来,在街角拐弯的时候,一个大妈递给她的就是隐心的广告。

开业酬宾,原价六千九百九十九的课只要四千九百九十九,买一年送一年。

六十次卡只要三千二百六,办卡送十次,私教课只要一九九。

放眼瑜伽界,就没有这样的价格,怪不得会员都跑了!

任娜娜进花店前,把手里的宣传页揉成一团,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这点东西,她堵三个月,隐心不关门,她关门!

待续!

每天早上6:10更新,观看1-113更多作品在真人游戏第一品牌主页,敬请期待!

人玫瑰,手有余香,欢迎各位点赞,转发!

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申明

本文"不懂钢琴说说(不懂我的人的说说)":http://www.nblhzx.cn/news/1756933.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ag九游会j9登录入口旧版的版权,请给我们来信(j7hr0a@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

网站地图